南京热线---中国的南京,我们的南京.

新民周刊:140元药如何卖出3850元?

生意社5月4日讯上海警方近日成功捣毁全国最大医托诈骗团伙,抓获涉案人员160人,其中114人被刑拘,1人被取保候审。经查,犯罪嫌疑人以威逼、利诱等方式迫使上海多家正规民营中医机构与其合作,并指使“医托”长期盘踞华山医院、中山医院等沪上知名三甲医院、知名专科医院挂号处,以虚构、夸大事实等方式,诱骗外地来沪就医人员到这些民营中医机构就医,并高价销售以极低价格购进的中草药牟利。仅3月至今,该团伙诈骗患者就达600余名,开具处方单据669份,涉案金额约170万元,涉案四家中医机构一个月销售的中草药合计高达2.6吨。
 
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、刑侦总队、浦东公安分局等多个部门参与了历时7个月的缜密侦查过程。警方发现:该团伙的一大特点是,整个组织分为核心管理层、诊所经营管理层、“医托”3个层次,作案时分工明确,每一个环节职责清晰,电影,层层相扣,配合“默契”。根据警方提供的资料,记者试图为读者揭开该团伙的层层骗局。
 
“医托”骗人三部曲
 
上海警方调查发现,该团伙专门选择患有慢性病、疑难杂症且急于治疗的外地来沪人员为诈骗对象,根据特征,锁定目标。团伙利用外地患者对上海医疗体系不熟悉,容易听信他人劝说的弱点下手;并且抓住这些患者“身在外地不愿招惹麻烦”的,有恃无恐。警方的调查也证实,绝大多数受害人在感觉被骗后都没有报警。
 
对在暗处仔细观察的“医托”而言,外地患者的口音、打扮、行李以及神情是很明显的特征,比较容易判断。团伙头目易栋梁交代说:“像戴着眼镜的不要碰。带个大包小包的,外地来的,很憨厚,就是我们的目标对象了。”
 
第二步是伪装“病友”,获取信任。
 
在医托那里,被害人被专称为“点”。发现“点”之后,接着要做的就是获取对方的信任。屡试不爽的办法是听对方说什么,然后伪装“同病相怜”。
 
王强(化名),46岁,江西来沪打工10年,在码头做装卸工。今年3月,王强的妻子被确诊患上乳腺癌,3月14日手术切除乳房后开始化疗。3月29日,王强赶到中山医院,准备为妻子预约专家门诊,在窗口咨询后却发现预约已要排到一周以后。
 
就在这时,一名男子凑过来,问他看什么病。王强说了老婆的病情,男子安慰说:“乳腺癌吃中药可以好的。”这时男子旁边一个女子接话说,她有个亲戚得的也是乳腺癌,就是看一个老中医吃中药吃好的。
 
“我当时一点方向也没有,听她这么一说,我就说你要不要带我去,她说写个地址给我就可以。”正当王强打算按照女子留下的纸条赶去华欣中医门诊部时,一个中年女子跑过来,说她妹妹也得了这个病也想去看。
 
王强跟这名“同病相怜”的女子上了地铁,到了华欣中医门诊部门口,又碰到一个自称“广西赶来”的女子,也是“专门来看乳腺癌”。被导医引入房间等待时,3名陌生女子主动和王强搭讪聊天,称这里的药效果很好。
 
实际上,无论最开始中山医院的那对男女,还是中途所有碰上的人,都是被团伙专门安排的“医托”。说辞都是事先训练好的:“看到有人问路,就问人家看什么病,对方一说出看什么病,我就说也看这个病。然后,我老婆上来,说她去了某某医院,看了很久看不好,后来去华欣门诊部看,几次就好了。”有时还要在纸条上签上自己的名字,证明是他招的“点”。每拉到一个“点”,医托能拿到20-30元。一对医托夫妇说,“”好的时候,两人一个月能赚到四五千元。
 
后来王强回忆,深圳,和他一起上地铁的女子也有很多可疑之处:出地铁口她带着自己直接往左拐,很熟悉偏僻诊所的位置;从未见到她付钱,却一直鼓动自己掏钱。但在当时,他并没有在意这些异常。
 
戏演到这个时候,就该“专家”出面了。